伊茹夏至

你好这里伊茹(夏至),可以叫我伊子或者椅子或者伊莎贝拉,过气写手一枚,现在是初三狗了x
历史党吧x
主坑王者/第五/赛尔号/恋与/狐妖/黑执事,淡坑凹凸/APH/料理次元/yys/平安京/梦间集
小荔枝和姐姐真是可爱𠆢q𠆢
拒绝ky,很喜欢交友的放心
现在的头像是向绮欢约的薇拉!吹爆她!
最后手撕玛丽苏,虽然以前自己是个玛丽苏……

【摄香】Halloween‘s Love (万圣节贺文)

大陆的东边,有一座森林,由于鸟不生蛋,狗不拉屎,而且每次有人进入这座森林的时候,都会有些不幸的娃子神秘失踪在这片森林里,所以这座森林成了恶名昭著的“匿踪林”。

匿踪林附近村庄的大人也经常这样告诫小孩:

“你再调皮,就把你丢到匿踪林里去!给里面长得很丑很丑还很邋遢凶恶的老巫师吃了!”

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据说匿踪林里面住着一位长得很丑很丑还很邋遢凶恶的老头,还是个巫师,人们都怀疑失踪者都与他有关……

薇拉也是听着大人们这个善意的谎言长大的。

可是今天,偏偏是她进入了这座匿踪林。

今年她才五岁,因为她是孤儿,没有人要的孩子,孤儿院院长也不喜欢她,所以就来到了这里……

那还不如被匿踪林里面的很丑很丑还很邋遢凶恶的老头娶做媳妇……啊呸,是吃掉。

天越来越黑,大概因为今天是万圣节的缘故,她居然感觉有鬼怪在后面跟着她……黑漆漆的树林还夹杂着风声,听得她一阵心寒,在内心不断地祈求着光芒。

忽然,她看见密密麻麻的林子间透露出一丝亮光!

她朝着亮光源头的方向快速跑去,等到接近那里的时候,她看清楚了光亮的方向——一间看起来很朴素但是又有一种特殊美感的小木屋,嗯,旁边还摆放着一个南瓜头。

房子的主人会是个怎样的人呢?很丑很丑又很邋遢凶恶的老头吗?既然今天是万圣节,在这留宿一夜也没什么不好吧。

怀着这样的好奇心,她敲响了门。

“吱呀——”

门开了。

她噎下了一口口水,完了——万一真的是那个老头……

“什么事。”

诶?

不应该是那个很丑很丑还很邋遢凶恶的老头吗?

薇拉愣住了,开门的人身穿黑袍,戴着巫师帽,银色的头发用丝绸束在脑后,碧蓝色的眼睛就像宝石一样,更重要的是长的还很好看!好漂亮的大姐姐啊!

“那个……万圣节快乐!不给糖就捣蛋!”

下意识的,她说出了这句话,还扯出一个很勉强的笑脸。

“……”那人沉默一阵,瞥见了她脏兮兮的小手不安着,脸也因为泥土变得脏乎乎的,不由得笑出声来,“进来吧,小姑娘。糖果什么的就不需要了,看你的打扮就知道了,迷路了是吗,你先在我这里住下吧。”

啊……这个姐姐眼力好好啊……

薇拉嘟了嘟嘴,在这位银发“姐姐”的带领下进了小木屋。

这座小木屋里面的布置虽然阴沉了一些,但是可爱的南瓜头和满沙发的糖果令薇拉感觉到这位房主“姐姐”是个懂得氛围的人。她回过头,深深地鞠了一躬。

“谢谢姐姐!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啊,我叫薇拉。”

啥?

姐姐???

“我叫约瑟夫……还有我不是姐姐!我是男的!……”

约瑟夫嘴角抽搐,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内心是崩溃的:这是第几个把自己认成女孩子的人了?而且还是一个小孩子!!!

“啊?原来是男孩子吗?那也好好看啊!那你当我爸爸吧!我是个孤儿。”

“不行!爸爸也不能叫!换一个吧小姑娘!”

“哦哦,那我就叫你叔叔吧。”

“叔叔也不行!我的年龄可比你们的那些大人大多了!”

“啊……好吧,那我叫你爷爷!爷爷爷爷!”

“……”

约瑟夫想哭,还是嚎啕大哭,今天万圣节,一个丫头来敲自己家里的门,而且还是一个没有家的孤儿,自己发发善心,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把她收留了……而且……

这个称呼还没办法改过来了!!!

而且之后的生活,他一天比一天感觉都要累,这个丫头年龄还小,真的没办法让人操心……

“丫头那个绿色药水不能喝!会变成鼻涕虫的!”

“我的黑猫啊啊啊毛都被你拔秃一半了!”

“这个药丸只是个半实验品不能喂动物的啊喂!”

……

日子一天天过去,薇拉也在一天天地长大……今年,她16岁了,而约瑟夫一直都是原来二三十岁的样子,依旧那样的年轻俊美。

她从8岁之后就被约瑟夫送到学校上学,当然,每天也还是会回家的。约瑟夫顺理成章的成了她的家长。

大概是因为年龄的增长和意识的慢慢成熟,她明白了当初自己小时候听到的那些大人教育孩子的话提到的很丑很丑还很邋遢凶恶的老巫师是谁。

这哪是很丑很丑还很邋遢凶恶的老巫师啊。

这明明就是一位很帅很帅还很善良温柔的不老魔男啊!

想到这里她擦了一口口水,脸上出现了一抹红色,一边摆弄着书桌台上的幽灵挂件一边继续写着日记……

“今天是万圣节,也是我与他相遇的第十一周年……”

“他怀疑我在学校喜欢上了别人,但是并没有——即使他是个六十多岁的俊美老头子,我也不敢对他说出那句话……”

“这么多年来我对他的称呼也从约瑟夫爷爷改成了约瑟夫,在现实我没法对他说出那句话,”

“所以我也只能在日记里对他说出那句话:”

“约瑟夫,我爱你,我想成为你的新娘子。”

她写完这句话,合上日记本,盖上钢笔,刚从书桌台起身转过去就……

“啊啊啊啊啊!!!——”

卧槽,

约瑟夫什么时候进的自己房间?

薇拉一脸惊恐。

完了完了刚才那些话他该不会听到了吧……

她不安地噎下一口口水。

“你刚刚说……想成为谁的新娘子?”

他碧蓝色的眼眸对上她紫罗兰色的眼眸,轻轻地拂过她棕色的长发,眼神温柔似水。

“我……”

话还没有说完,她往后退时不小心撞上了书桌。

日记本掉落到地面上,约瑟夫捡起来,薇拉放下平时在同学面前高傲的架子,约瑟夫翻看着笔记本,薇拉心虚地低下了头,不敢与他的目光对视。

“约老头今天又说我笨了,只不过错了几道题嘛。”

“真是搞不明白,明明六十多岁的人了还长得这么好看,所以说,我算是一个被六旬老爷爷诱拐的女孩子吗?”

“约瑟夫,我爱你,我想成为你的新娘子。”

……

他翻看着薇拉的日记,还读出令他满意的这几句话,朝她一笑,薇拉低下头,脸上满是遮掩不住的红霞,心,就像小鹿乱撞一样:翻看日记、翻看日记也就算了,还读出声音来!啊啊啊……

她不断地回避他的目光,脚步一步步地后退,而约瑟夫一步步逼近她,挑起她的下巴,脸上的笑容温柔:“原来是想做我的新娘子啊。”下一秒,他与薇拉唇齿相接,过后,他打了一个清亮的响指,凭空变出一袋糖果,接住后递给她,恍惚间可以看见约瑟夫这一小小的举动给薇拉带来了遮掩不住的惊喜:

“万圣节快乐。”

薇拉兴冲冲地接过糖果,打开来就拿出了自己最爱的葡萄味,仿佛是恋爱时期羞涩的少女;约瑟夫揉揉她的头,撩起她棕色的头发,缓缓地凑近她,在她的耳边轻声道:“吃完这颗糖可以答应我一件事吗。”

“嗯嗯。”

“做我的新娘子,有一个条件哦。”

他眨了眨眼睛,露出了与年龄极不相符的俏皮表情。

“诶?”

她送到嘴边的第二颗糖停住了。

话语从他的口中说出,优雅美丽,充满了诱惑性,如同美妙的乐曲在薇拉的耳边回绕:

“今晚,与我共度。”

拉灯~

匿踪林的阳光明媚温暖,照入了这间小木屋里。

床上,凌乱的衣物早已丢到床下,她缓缓地睁开了眼睛,棕色的长发披散在肩膀上,紫罗兰色的眼眸有些朦胧,一旁那双温暖的手轻轻地拂过她的脸庞,银色的发丝垂下来,碧蓝色的眼眸与她的眼眸对视,柔软的肌肤也因此相触。

磁性又充满诱惑力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

“早安,我的新娘。”

评论(10)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