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茹夏至

你好这里伊茹(夏至),可以叫我伊子或者椅子或者伊莎贝拉,过气写手一枚,现在是初三狗了x
历史党吧x
主坑王者/第五/赛尔号/恋与/狐妖/黑执事,淡坑凹凸/APH/料理次元/yys/平安京/梦间集
小荔枝和姐姐真是可爱𠆢q𠆢
拒绝ky,很喜欢交友的放心
现在的头像是向绮欢约的薇拉!吹爆她!
最后手撕玛丽苏,虽然以前自己是个玛丽苏……

【摄香】如梦非梦(6)

海面风平浪静。
约瑟夫从船舱出来,走到甲板上,享受着温暖的阳光——也不知道有多久没见过阳光了。
翱翔的海鸥朝远处飞去,还不时地发出鸣叫。
周围的水手朝他投出异样的目光——毕竟他们很少见到过蝴蝶夫人带来的这位客人出来过。
“亚兹拉尔大人?”
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过来,他回过头去,薇拉的出现让那些水手将目光重新投入工作中。
“怎么了。”
语气虽然冷淡但是对于她:其中还有一些温柔。
这就是他。
“那个……您还习惯人类的生活吗?……如果不习惯的……”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他打断住。
“只要你在,一切都很好。”他黑宝石般的眼眸对上她粉色的双眼,瞥见了她脸颊的一抹绯红。
喜欢……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呢?
他在心底默默地问自己。
“蝴蝶夫人!贝克船长他……”
一个水手匆匆赶来,接船处一阵嘈杂声,只见里奥•贝克拿着一束鲜花,身后还跟着身穿蓝色长衣的大副,场面混乱。
“贝克船长!……蝴蝶夫人还在休息您不能……”
“让开让开!我是来看护好蝴蝶夫人的你们管不着!”
“船长!……”
……
里奥•贝克冲上来,将鲜花递送到蝴蝶夫人手上,单膝跪地,满脸笑容:“夫人,因为两艘船分开来,万一有海盗来并不安全,所以我前来亲自护送您。”
薇拉抽搐了一下嘴角,慢悠悠地接过里奥送给她的鲜花,“谢谢您的好意,但是我这边的人手已经够了,完全足够护卫——请回吧。”语气平淡有礼,在这位痴情的船长眼里却是极美的。
“她说的是,还请贝克船长回船。”
约瑟夫一把拉过薇拉,将她拥入怀里,眼神冰冷,黑灰色的长发在阳光的照耀下却显得阴暗。
里奥看到前来的人,不满的拧起眉毛:“你是谁?”
“我是她的朋友,约瑟夫•涅普斯。”他回答道,船长身后的大副伸出那只完好的手与他相握,蓝色的大衣被海风微微吹起。
“初次见面,涅普斯先生,在下——杰克,您可以叫我亚伦•柯斯米斯基。”
出于礼貌,他与这位大副握了手。
“好了船长,蝴蝶夫人也说了,我们该回去了。”
杰克挑起眉头,忽然间瞥见了蝴蝶夫人腰间的浅色海螺。
里奥•贝克不甘地回过头,咬着牙关,拳头渐渐紧握,喃喃道:“约瑟夫•涅普斯……”
他们离开的时候,没有人注意到杰克的眼神。
他眯起蓝色的眼睛,闪过一丝冷光,脑海里满是那个浅色海螺的影子,他的嘴角微微上扬。
“那个海螺……”
(未完待续)

好诶准备好钱包里的钱了

有关约老爷子的一堆沙雕问题

#老人还有老头指的是谁我就不说了,反正你们也是知道的#
#也是突然间心血来潮向我爹问了这么几个问题,hhh有点沙雕#
#直男老爹的回答ovo#
#微量摄香#

我:一个老人被别人用球故意撞伤了腰怎么办?

我爹:去报警,有能力就去扶他,没能力就打电话120

我:我故意用球把老人撞伤了腰该怎么办?

我爹:那就没得讲了,你要承担由此引起的所有后果

我:哦,那我故意向老人开烟雾弹信号枪咧?

我爹:那你就是缺德嘛还用问吗,最基本就是这样了

我:我看着别人故意把老人撞伤了腰而我不去帮助老人怎么办?

我爹:那你就准备受到良心的谴责和法律的惩罚吧,因为你不管,也是要承担责任的。

我:那,老人的眼睛不好,而有人非要拿出手电筒对着老人的眼睛照咧?

我爹:那就是缺德带冒烟!是缺了八辈子的德!

我:那如果我把一个老头撞伤了,而且这个老头长得很帅,拥有一堆的迷妹,你觉得咧。

我爹:那你也就出名了。

我:如果我们没有招惹那个老头而那个老头非要拿着剑来砍我们咧?

我爹:那个老头绝对精神上有毛病,赶紧打120

我:那27岁的小姐姐和60岁的老头结婚你咋看咧?

我爹:那这个老头肯定很有钱。

我: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指的是他们两个结婚你怎么看?另外那个老头长得很帅,外表也很年轻

我爹:这就很奇怪了,差了33岁;外表年轻的话那肯定是他保养的好

我:万一他们俩是真爱咧?

我爹:这就很少见了,只有网上百度才能搜得到这种婚姻了。

相信我这真的不是车(假的)
吞我好几次,甘霖娘dei

这里是个置顶

你们好这里是伊茹夏至(・ω・)可以叫我伊子,不介意的话也可以叫我椅子,或者伊茹伊莎夏至都可以,不过爱怎么叫就怎么叫吧!
主坑王者、d5还有赛尔号
只能算半个杂食党,王者天雷云蝉信白,d5天雷和律师有关的一切CP以及天雷约园佣空黄冒厂香,冒盲佣空宿蝶友情向可以👀,赛尔号……好像没有雷的。
本命武则天、李治、嬴政,以及雷伊、阿克希亚、调香师还有园丁
ky退散,极度厌恶玛丽苏(虽然自己以前是个玛丽苏)
写文是主要的,画画什么的只是偶尔……
最后,只要你不雷雷亚(雷希)武治摄香我们就是好朋友吖!(((o(*゚▽゚*)o)))

当你生病的时候(男监管者全员)

#之所以没有写求生者的是因为感觉自己不太了解性格……#
#嘤嘤嘤我争取#

厂长:

他会很细心地照顾你,为你的额头敷上冷毛巾,粗糙的双手常常会为了你而忙碌起来,但是对于他来说是一种很快乐的事。

顺带睡前还会给你端来一杯热水,让你慢慢喝下去,还不忘提醒你小心烫。之后拥你入眠。

“发烧了,要好好休息啊,别再让我担心了。”

小丑:

他不怎么明白医学相关的知识,所以当你生病的时候会经常带你去找艾米丽,哪怕再多的医疗费他都愿意为你付,还会细心地为你倒一杯热开水。

他还会红着脸撇过头去,缓缓开口:

“喂,那个……我不懂医学,但是我最懂的只有你。”

鹿头:

他是个让人感觉到温暖的人,在你生病的时候你会不断地咳嗽,他会轻轻地拍着你的后背让你缓下来。

半夜你不停咳嗽,不管有多辛苦他都会为你准备药,所以经常会使他没有睡好过觉,但是他却认为这不重要,因为他的眼里只有你。

[只要你病好,我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杰克:

绅士就是绅士,听说你生病了,于是他就准备了一些水果给你吃。

你很喜欢甜食,但是现在生病了是绝对要禁口,所以水果就成了你的日常消遣,当然也少不了与他分享这些美味,他偶尔也会挑逗你:

“吃了这些水果,就是我的人了。”

黄衣之主:

神不懂医学,所以说一到你发烧的时候他只会手忙脚乱地把你抱进怀里,说是自己身上有接触过的冷水,可以为你降温。

结果在你被他抱在怀里的第三天,已经完全退烧了。大概是因为他是神的缘故。

“别动……让我再抱一抱你。”

宿伞之魂:

生病了怎么办?大中华的药材可是必不可少的。

所以说每当你生病的时候,谢必安总会为你采摘草药,按照配方将药搭配好,但是每当你尝到药的奇怪味道你都难以下口。毕竟你怕苦味,所以范无咎就在药里加了满满的一袋冰糖……

“乖,草药熬好了,快来喝吧。”

“别怕苦,我已经加好了一袋冰糖。”

约瑟夫:

他不懂医学,但是他有向前辈们请教,听说东方的草药效果特别好所以他为你熬了一碗药汤。

你看着药的奇怪颜色,迟迟不肯喝下去,他无可奈何地苦笑一声,用嘴含住一勺药,与你嘴对嘴,使你红着脸咽了下去。

“良药苦口,现在,我就是你的良药。”

【摄香】如梦非梦(5)

#小声bb:水池里其实是锦鳞游泳#
#我想开车(º﹃º )#

会客厅内,二人沉默不语。
薇拉不想让约瑟夫看到自己的表情——之前那个淡漠的回答至今还回荡在她的耳边:
“全死了。”
她握紧了拳头,抬起头,与约瑟夫平视。
“亚兹拉尔大人,生命就是那样脆弱吗?”
约瑟夫淡漠的瞥了她一眼,发出一声冷笑:“不然呢?”
薇拉咬紧自己的唇,眼底满是不甘。
他顺手变出一片已经枯红的落叶,“生命就像蝴蝶那样,脆弱又卑贱,却又偏偏像落叶那样,拥有第二次机会。”说完他把那片落叶无情地捏碎,碎叶片随意的掉落在地上。
“不是的,亚兹拉尔大人。”
她颤抖着发出声来。
约瑟夫看向她。
“生命即使脆弱……但是他们也有想要活下去,得到他们应得的……为什么?!”她努力抹去眼角的泪水,“生命在您的眼里……就那么一文不值吗?!”
她哭着跑开了。
约瑟夫则是沉默,深邃的双眼也丝毫透露不出他的情绪。

深夜,因为薇拉母亲的挽留,约瑟夫也不好拒绝,不得不在她们家住上几天。
而现在他正在薇拉母亲为自己准备的房间翻阅着一本书籍。
“咚咚咚——”
是敲门的声音。
“请进。”
他头也没抬,继续翻阅着那本书。
门开了,是薇拉。
当他瞥见是她,放下了手中的书,语气很是玩世不恭:“你来做什么?”等到他认真端详了薇拉的面容:红肿的眼睛,脸上带着憔悴。
自己这是……害她伤心了吗?
他的心隐隐作痛。
她轻轻拉起他的手,“请您跟我来。”她拉着他来到了后花园,她的声音很是轻柔,月光照耀着她美丽的面容,令约瑟夫在这一瞬间失神。
自己这是……怎么了?……
约瑟夫不断地在心里问自己。
即使是在夜晚,花园却有一种幽静的美,百花包围着中间清澈的水池,里面还有几条彩色的鱼儿在游泳。
“早上是我过分了。”
她低下头,说的话很小声,但是还是被他听到了。
“没关系。”
他缓缓握紧了她的手,还残留着她平时调香时留下的气味,很是清香。

“亚兹拉尔大人……再过几天我又要出海了。”
薇拉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还带着些许的欣喜。
约瑟夫转过头与她对视:“我知道,航海旅行一直是你的梦想,但是上次的教训还不够吗?”他皱紧眉头,带有隐隐的怒气。
“这次不会再有事了,这次贝克船长的船队会当我的护卫船队。”
她这一刻温柔的面庞又令约瑟夫动摇了。
不行。
上次她差点出事……
可是这是她一直以来的梦想……
……算了。
约瑟夫凭空变出一只浅色的海螺,放在薇拉的手上。
“这只海螺可以在关键时刻帮助你。”
他淡淡地说道。
说完转身就要走,却被薇拉拉住了衣角。
“又有什么事。”约瑟夫面无表情。
“那个……其实……您可以和我一同去航海的。”
她微笑。
(未完待续)

【摄香】大概是一家三口的小日常。

1.
约瑟夫今天翻窗又闪到腰了。
今天又是找艾米丽看病然后付医疗费的一天。
薇拉表示自己的钱包快要空了。
“咳咳……薇拉……”
“还翻窗!我都说了为了减少翻窗你可以带封窗啊!”
“啊……瞧我这记性,我又忘带封窗了。”
约瑟夫也很无奈。
年纪大了就是毛病多。
等到约瑟夫在家里休养了几天之后腰又好了。
出来抓求生者喽,这局没有薇拉,全上天吧。
等到把特蕾西绑上气球之后,然后他没有注意到后方直冲过来的威廉……
“我都说了多少遍了遇见艾利斯先生记得带金身……”
今天又是薇拉担心约瑟夫的一天。

2.
“妈妈!爸爸到底多少岁了啊?”
蕾贝卡抱着玩具熊向正在洗碗的薇拉问道。
“啊?……这个……”
天啊这个问题该怎么回答才好……万一让孩子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头该怎么办……
薇拉正苦恼着,殊不知约瑟夫从厨房外走进来。
“在聊什么呢?”
他笑眯眯的。
“爸爸!你到底多少岁了啊?”
蕾贝卡扑到自己父亲的怀里,约瑟夫抱起女儿,笑容依旧:“瑞嘉怎么突然问起这个问题啊?”
“就是想知道一下而已啦!”
“哪用管这么多,丫头,走,爸爸带你去月亮河公园玩!”
“好诶!”
薇拉舒了一口气:真是完美地转移话题了呢。

3.
后来等到蕾贝卡长大之后,她才知道了一切。
“让开让开!让我爸爸坐这个位置!”
对于那个突然插队的小孩,蕾贝卡不满的瞪着他说道。
“凭什么啊!”
小孩子不服气。
“我爸爸今年快要七十岁了,尊老爱幼懂不懂?这是每个人都应该拥有的美德,所以说让开让开。”
最后约瑟夫一脸懵逼地坐上了蕾贝卡帮他占好的位置。
薇拉表示这一招可以,下次帮约瑟夫占位置就用这一招了。

【摄香】如梦非梦(4)

“蝴蝶夫人不是遇上海难了吗?怎么……”
“噢,你说她啊,她还挺幸运的,全船员都遇难了,据说她坠海之后被路过的一位好心人救起。”
“运气可真好!那他们呢?”
“喏,就在港口那边。”
……
薇拉在众人的目光下走下了船只,身后还跟着被称为“好心人”的约瑟夫,如今约瑟夫把肤色改换为人类的正常肤色,恶魔角也被他隐去。
迎接蝴蝶夫人和那位好心人的不仅只有她的爱慕者,还有那位痴情的船长。
“贵安,蝴蝶夫人。”
里奥·贝克前来迎接平安归来的她,单膝下跪,他的左手优雅的接过蝴蝶夫人的右手指,轻轻一吻指尖,当然,也是希望可以得到她的目光。
“谢谢您前来迎接我,贝克先生,我还有事,先走了。”
薇拉快速的抽回手,她知道眼前这位船长对自己的痴心一片,可是她对他并没有感觉。
之后她拉着约瑟夫朝前来接自己回家的马车走去,却没有注意到那位船长愤愤的目光。
等到薇拉和约瑟夫坐上马车远离众人的视线的时候,想到刚才里奥吻薇拉指尖的那一幕,约瑟夫黑宝石般的双眼似乎是结了一层冰。
“那个人是谁,和你有什么关系?”
薇拉瑟缩了一下,对上他冷冽的目光:好像……他是生气了?
“那位只不过是熟人,我拒绝了他的求婚很多次……可是他就是没有放弃,一直在追求我,大概是因为我没有丈夫的缘故吧。”
薇拉想到这里,不由自主地叹了一口气。
“你还没有结婚?”
噢,约瑟夫,你问出了一个很好的问题。
“是的。”
她点点头,“怎么了,亚兹拉尔大人?”对于他问出这个问题,薇拉有些好奇——神灵,也会有感情吗?
“吁——”一声,马车车夫令马停下来,薇拉掀开纱帘,进入眼前的,是自己家的房子。
“薇拉!”
看到母亲从房屋内出来亲自迎接自己,父亲不在是因为父亲早就去世了,薇拉与母亲相拥而泣:“母亲!……我好想你!……”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好在你平安归来!”
忽然薇拉的母亲瞥见了与她随行的约瑟夫:“这位是?”
“噢!他叫约瑟夫!……是他救了我。”
薇拉赶忙解释道。
“原来是薇拉的救命恩人吗?!失礼失礼,来——请随我入内。”
贵族就是贵族,房子都这么大。还配上一个后花园。
二人跟着薇拉的母亲,“等一下,”薇拉轻声在约瑟夫耳边说道,“和我一起同行的那些船员呢?他们都还活着吗?”
“全死了。”
约瑟夫这一声淡漠的回答,使薇拉愣住了。
为什么……
怎么会这样……
(未完待续)

当你把玛丽苏小说给他们看(监草F4)

杰克:
啧啧啧,这是什么鬼……
为什么把我写得像个渣男……我是这样的人吗?!
而且我和美智子小姐之间清清白白的哪有什么男女朋友关系?!美智子小姐可是有丈夫的!
不过……这段描写的不错——我们来床上实践一下?

约瑟夫:
杰克前辈被写成渣男了啊。
下一个该不会就是我了吧?……
别哭别哭,只不过是小学生过家家的把戏而已,把我写成怎样都没关系,就是……
如果,他们把你写坏,我绝对不会放过他们。

谢必安:
哎呀,是玛丽苏小说吗?
最近似乎很流行的样子,不过杰克前辈有点惨啊,几乎每一篇都是一样的套路。
但是有一点很重要噢。你一定一定要记住。
只要我们在一起,何必在意他人的恶意抹黑?

范无咎:
我去!这是什么东西?!
好在这些玛丽苏小说没有牵扯到你和我哥,不然我绝对不会饶过他们!打入地狱都不解气!
不对……黑化?嗯,突然有点想看看你黑化的样子,那一定很是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