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茹夏至

你好这里伊茹(夏至),可以叫我伊子或者椅子或者伊莎贝拉,过气写手一枚,现在是初三狗了x
历史党吧x
主坑王者/第五/赛尔号/恋与/狐妖/黑执事,淡坑凹凸/APH/料理次元/yys/平安京/梦间集
小荔枝和姐姐真是可爱𠆢q𠆢
拒绝ky,很喜欢交友的放心
现在的头像是向绮欢约的薇拉!吹爆她!
最后手撕玛丽苏,虽然以前自己是个玛丽苏……

【王者荣耀乙女向】大漠孤花(下)

#写完啦! 打斗那里我尽力了qwq,结尾嘛脑补一下就好啦@绮欢🎇 #

#如梦非梦实在没时间qwq下周我一定更#

#这周太忙啦#1.

百里守约将她搂入怀里,脖子上满是冷汗。

“还好你没事……不要乱跑出来……”

他轻声低喃道,她浑然不知他话里的那份柔情。

突然间她看见了百里守约身后潜伏着的黑色身影猛冲过来。

“守约!小心!”

百里守约一怔,猛地将她推到一旁的哨所部,迅速转身对着那个黑色身影就是一枪。

刺耳的枪声划过天际,那个黑色身影倒下了。

他走上前去确认那个黑色身影:是一匹黑色的狼,那一枪刚好射穿它的脑袋。

“这是……魔种?”

她看到没事了才从哨所走出来,打量着这匹已经死去的狼。

百里守约摇了摇头,眉头紧皱:“不,这是被血族污染过了的魔狼。”

血族一直妄想从长城这里突破,以便于进攻各个国度和地域,之前因为扶桑距离血族的岛屿最近,所以这里便成为了血魔王徐福盘踞的一个地点,而长城并不一样,这里是守卫着各个国家和地区的重要通道,一旦这里被攻破,那么,后果将会不堪设想。

“小心点,这里还有可能会有它的其他同类,所以必须小心。”

话音刚落,周围突然响起几声狼吼。

下意识的,她瑟缩近百里守约的怀里,在这种情况下,百里守约轻声安慰她:“别怕,有我在。”

“嗯……”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里还是隐隐不安。

那些吼叫的主人逐个地现身,一批又一批的黑狼逐步逼近他们,血红色的双眼瞪着他们,发出阵阵低吟,狰狞可怖。

“啧……被包围了。”

百里守约又想将她推入哨所避开这一劫,却被她拦住了。

“守约,别推开我了。”

“有什么困难,我们一起面对。”

“答应我,好吗?”

她的眼神坚定,蓝色与绿色交错,似乎透露着光芒。

百里守约的眼神有些动摇,来不及回答眼前的女孩,一匹魔狼突然扑了过来。

他的枪对准魔狼子弹就是一发,火光冲击出来,那匹狼虽然倒地了,但是他的同伴……至少还有三十几个。

她看着凶狠的魔狼,再看看四周,哨所的几把椅子倒是吸引了她的注意。

“守约你等等我我马上过来!”

百里守约不放心的瞟了她一眼,来不及回答就被一匹魔狼的利爪伤到肩膀,他迅速跳上一旁晾衣服用的高台,枪口的子弹对准其中几匹打了过去。

这一次却有点不同,有三匹狼躲了过去。

啧,

狼也是有智商的啊。

他在心底冷笑一声。

他正要对准进攻过来的剩下三匹狼的时候,哨所旁的浅粉色身影飞冲了过来。

“接受制裁吧魔狼!!!”

等等,嗯,没错,是绮欢。

不过……为什么她……

扛着三把椅子?!

2.

三把椅子被她猛地甩了出去。

然后,然后。

正好把几只要逼近守约的魔狼给打飞了。

百里守约不得不在内心赞叹她的勇气同时又在怀疑自己当时救的是个假召唤师……为什么不用治愈术啊狂暴之类的技能?

“干的不错。”

他笑了笑,用眼神向她表示赞许。

等到剩下几只狼扑过来的时候,她纵身一跃再一脚踹过其中两匹狼,这一次,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

紫色的光束缠绕着狼,像是电击一般麻痹着那两匹狼。

百里守约配合她,忍住肩膀上的伤痛,迅速一枪命中其中一匹,鲜血喷涌而出,洒落在大地上。

同为狼,不过是性质问题。

她刚放完惩戒技能,回头看到守约没事,欢腾地走向守约那边准备去帮他。

“守约!太好啦你没事!我……”

她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危险。

一匹魔狼不知什么时候绕到了她的身后,百里守约刚想用微笑回应她,却瞥见了那匹魔狼。

魔狼嘶吼着扑向她,等到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

下一秒,她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守……约?”

他的身躯保护着她,只可惜魔狼的爪子不留情,击穿了他的胸膛。

“没事,不要怕,我在。”他对着她出了一个微笑。

她感觉到腥热的液体滴在自己的脸上,守约的胸膛被血染红,可是他……

泪水不知怎么的还是滴落了下来,百里守约轻轻地用手擦去她眼角边的泪水。

“守约!”

“唰啦”刀声落下,银光闪过,那匹魔狼倒下了。

百里守约感觉到眼前一晕,便陷入了漆黑的世界。

即使泪水被擦了,还是抑制不住内心的真实感情,看向砍倒魔狼的人和其他赶来的人,她第一次感到无力。

“铠哥!木兰姐!玄策!苏烈大叔!守约他……”

3.

百里守约是在夜晚醒过来的。

他发现自己的手被女孩紧紧地握着。

自己这是……昏迷了多久?……还有……欢欢……

女孩这几天几夜都没有合过眼,看到他醒来了,身体不由自主地与他拥抱。

“太好了守约!我……”

她突然间哽咽着了,蓝色与绿色交织的双眼满是对他的愧疚。

他忽然间被她的样子逗笑了。

真可爱。

他揉了揉她的头。

“为你而受的伤,我倒不觉得有什么丢脸的。”

他说道,听到这话,她原本低落的心情忽然间一振。

“诶?”

她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突然间被他反摁到身下。

“守、守约?!你这是?!……”

她的脸噗得变红,对于这样的动作,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我要补偿。”

这个笑容倒是腹黑,他拂过她柔软的发丝,双眼满是柔情,还有……情欲。

拉灯~

久违的王者,我擦武则天的技能特效怎么还没改?!嬴政真好(⁎⁍̴̛ᴗ⁍̴̛⁎)

人,可以牺牲。

敌,可以苟活。

仇,可以还报。

尊严,必须捍卫。

国家,绝不能忘。

今日,必将铭记。


嘿宝贝儿们看过来!!!

!!! @绮欢🎇 所以说来吗!!!

北落雁:

真的不打算给摄香出本子吗?

有意购买或者参本的请私信企鹅2415124223或者在这里留言。

看人数决定是否正式筹划。

感谢!!!是时候为他们做点什么了!!!!

 

我从未想过……会有这样一天。爹,振作。


我就说你咋一直不投降,我敬你是条汉子

【摄香】如梦非梦(12)

#QAQ别误会我也喜欢海伦娜啊不过是剧情需要#

#微量裘盲#


沉于大海,落叶暗淡。

冰冷的海水冲荡着她的全身,原本纤细的小手逐渐出现鳞片,银色的长发出现了丝丝墨绿色……

冷,

这是她的第一感觉。

脑海里不断回忆着从前……他不会来了吧……

自己如今深处海底……在这之前发生了什么?……

痴情的船长追求于她,然而在那天,船长得罪的鬼蓝舵手将自己的船只和那位船长的船只引向深渊,自己原本也有继续活下去的可能。

在她的侍从的护送下她正要进入安全舱,蓝衣的大副却告诉自己命不久矣。

而她自己都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被蓝衣的大副推入海底的深渊。

等等……腰间好像是少了什么东西……

海螺!

亚兹拉尔给她的海螺!

被那个蓝衣大副拿走了!

她绝望地闭上眼睛,任由自己的身体无力下沉,也罢……自己死了,他还可以找一个更好的……

忘了他吧……


天牢里,约瑟夫被禁锢着,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日了。

只不过在这一天,他发现自己与薇拉共鸣的海螺的气息消失了。

她出事了。

“该死!”

他猛地一挣扎,试图将禁锢着他的荆棘撕扯下来,可是并没有什么用,荆棘反而束缚得越来越紧,蓝黑色的衣袍被荆棘的尖刺戳穿,血从衣缝流出,逐渐染红了荆棘。

“没用的。”

盲眼女皇的声音传了过来,镶嵌着红钻石的权杖似乎在宣示着一切,无色的双眼虽然是闭合着,但是此时又像是心灵在透露着光芒。

“女皇……”

约瑟夫不甘心地瞪着她,咬紧牙关。

“与人类私通是本来就不允许的事情,可是你却一而再再而三地违反这个规定。”

她淡漠道,眼睛还是闭合着,依靠着权杖为她指引道路。

“……”约瑟夫沉默,随后发出一声嗤笑,深邃的黑色双眼直视着盲眼女皇,“您也不是一样吗,为了那个小丑——哦不,准确地说,我们都是同道中人。”

盲眼女皇明显的皱了皱眉眉头。

“好久不见,你的胆子越来越大了。”

盲眼女皇缓缓睁开双眼,无色的眼睛清澈空灵,然而脸上的表情依旧淡漠。

“呵,被我说中了吗。”约瑟夫发出一声冷笑,“亚当斯小姐,谎言是遮掩不住的。”虽然目前没有办法逃出去,但是计划都已经准备好了,不过还需要时间。

而且约瑟夫也知道,他刚才说的这一切,击中了海伦娜的痛处,他知道海伦娜向来都是遵守秩序的人,说是有违反规则的地方,但是她还是会坚守。

可是,当她遇到和自己处境差不多的,她的内心有时也会动摇。

不过这还要看运气。

看着盲眼女皇远去的方向,他感觉自己离计划成功又近了一步。

等我,薇拉。


走出天牢,海伦娜浑身颤抖着,内心此时思绪万千,她从怀里拿出那串红宝石项链,被身边的黑白二人搀扶着,还是忍不住哭出声来:

“裘克先生……”


【王者荣耀乙女向】大漠孤花(上)

#送给绮欢的! @绮欢🎇 大粗长!还有后续!#

#我没咕咕!#


1.

金碧辉煌的大殿里,赤金色长袍的女人坐在王座上,听着座下治安官的汇报。


“先帝遗诏有关长城守卫军,只是这些年安禄山叛乱,一直无法安全送达至长城。”


“如今已经过去三年了,陛下,不能再拖了。”


狄仁杰话音刚落,王座上的武则天微微眯起赤金色的眼睛,缓缓站起身来。


“既然是雉奴的遗诏,那么必定不能再拖。”


说完,她的眼睛有些酸疼,毕竟,这些年她对先帝的思念,又有何人不知晓?


她一挥手,令座下的治安官接诏:


“传朕的命令,请稷下学院派遣一位召唤师,前往长城,送达先帝遗诏。”


2.

塞外的的空气还挺新鲜的。


浅粉色双马尾的女孩背着一个行囊,手里拿着一个发黄的纸卷,在沙漠里艰难的行走着。


送个先帝遗诏而已。


就派她这么一个可爱美少女召唤师来沙漠受灾!!!


空气是挺新鲜的,就是这太阳……快热死了啊……


想想家里的冰激凌还有各种饮料……


嗯,忍了。


她继续前行着,风沙似乎越来越大,太阳的光芒也逐渐被阴云笼罩。


下雨?不太像,但是更像是沙尘暴。忍一忍吧,或许很快就会过去了。


殊不知风沙不留情,卷起了远处的一株仙人掌,还有一些枯萎的植物被它拔根而起。


“卧槽!!!”


3.

好累……


她缓缓睁开一蓝一绿的异瞳,眼前一片朦胧,不过这里是、这里是?……


她突然间猛地坐起来,环视着四周:这是一间温暖的房间,虽然简陋的一点,但是比起大唐帝国的皇宫,却有一种朴素的美。


“醒了?”


声音虽然清冷,但是又带着一丝温柔。


声音的主人一头银色的短发,有着一双异于常人的兽耳,双眼清澈,长得还特别好看,正在整理她现在所在的房间。


她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大脑此时有些混乱,在确认了n遍之后,才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


“我这是在……”


“长城,”他回答道,“是我在风沙到来之时救下你的,不过,真是弄不明白,你一个姑娘家,怎么会独自一人还带着一堆的行李来到长城边境。”


诶?


她突然想起来自己是带着先帝遗诏来到长城的,于是她连忙下床,翻看自己一大包的行囊,直到翻到那个发黄的卷轴才松了一口气。


“谢谢你救了我,我是来给木兰姐送东西的,不过,你是长城守卫军?”


她问道。


“是的,在下,百里守约。”


啥,百里守约?!


就是那个长得特别特别帅而且做饭还特别特别好吃,人气特别特别高的百里守约?!


……


4.

花木兰接过她递来的发黄的卷轴,翻看着,揉了揉她的头。


“谢谢你将先帝的遗诏带过来,这里面不仅仅有先帝的密旨,还有净化那些被血族操控的魔种的办法。”花木兰笑道,总算有办法了。


“不过,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你的名字是?”花木兰继续问道。


她拍了拍脸上的灰尘,蓝绿色的异瞳像是散发着光芒:


“绮欢……我叫绮欢。”


一旁的百里守约眯了眯眼,发出一声轻笑,“绮欢吗,很不错的名字。”


因为他的夸赞,她的脸颊微微发烫,腼腆地缩了缩手,用细若蚊蝇的声音轻声道谢,随后回过头去不让他看见自己的表情:守约夸我了守约夸我了!


5.

“这个情况……再过几日可能还会有风沙,你先住在这里吧。”


百里守约为她整理着房间,透过窗户看着外边:虽然天气晴朗,但是微微被风掀起的沙子让他不禁皱起了眉头。


“玄策,帮小欢拿下她的行李,女孩子背这么多东西……”


“好的哥哥!”一旁的百里玄策跑出去大厅拿她的行李,她愣愣地待在原地:“这样不太好吧……我什么也不做……”


“不,”百里守约回过头,暂时放下手中的活儿,用指尖弹了弹她的额头:“女孩子的事我还会不清楚吗?更何况你孤身一人来到长城。”


好吧……


于是她就这样在长城暂时住了下来了。


“铠哥求你给我和沈梦溪留点肉!!!我们需要营养!!!”


“不给,有种来抢。”


百里守约苦笑着看着正在餐桌上抢肉的众人,“别抢了,明天我再做多点。”她目瞪口呆地看着已经被抢光一空的肉,默默夹起了一旁的白菜,欲哭无泪,打又打不过他们,而且没有吃到守约做的肉……


正当她沮丧的时候,百里守约拍了拍她的肩膀,把她拉到厨房:“刚才看你一直盯着肉,没有抢到所以我就偷偷留了一点给你。”之后还眨了眨眼睛。


“真的吗?谢谢!”


她的脸颊再一次变得滚烫,面对着他心跳加速,拿起那碗肉吃了起来。


百里守约轻轻地揉了揉她的粉色长发,“小馋猫,吃慢点,小心噎着了。”


原本她没有噎着的。


结果百里守约一说,她就被呛到了。


“咳咳咳咳咳咳……”

6.

是夜。


今天值班的是百里守约和苏烈,夜晚的长城在星空之下显得有种破败美,百里守约站在哨楼上巡视着周围,此刻,他不敢合拢眼睛。


苏烈前辈现在在城楼上面巡视,按照这种形式来看,魔种应该不会这么快又卷土重来。


想到这里,他的脑海中浮现出她的身影。


绮欢么……


她所在的世界多好啊……没有战争,人民幸福安康,也有贤明的统治者,没有那些俗人的勾心斗角……


就连她也是属于那边世界的纯净……


他不禁闭上眼,享受着沙漠的晚风,思绪却全在那个女孩的身上……


“嘿咻!嘿咻!”


什么声音?


他警惕地眯起眼,朝四周环视了好几遍都没有看见人影。


“我在这里!守约!”


熟悉的声音传来,他朝哨楼下的阶梯一望:她正吃力地爬上来。


“你来这里干什么?快回去!”他轻声呵斥道,女孩子大晚上的来哨楼干什么?!


“我担心……”


话还没有说完,女孩的脚下一滑……


“啊!”


她感觉到身体失去重心,身子不由地向后退,冷风扑打在她的脸上,她紧紧闭上了眼睛。


下意识的,百里守约跃出那层楼,踩着阶梯飞扑下来,动作迅猛,公主抱住了她,随后双脚稳稳地落在地上。


好险……差一点她就……


“守约?”


(未完待续)


关于各种约瑟夫和薇拉的印象(♡˙︶˙♡)

#阿椰再等等我还有四百字就写完了!#

#混更一波别介意QWQ#

#我要成伊鸽子了……#

原皮约瑟夫:


笑眯眯的,不像亚兹拉尔那样阴戾冷漠,对待每一个薇拉都很温柔(尤其是原皮薇拉),喜欢给薇拉们拍照,对待人也很和气,所有薇拉对他的印象都很好。

“今天一起去欣赏薰衣草吗?薇拉。”


亚兹拉尔:


阴戾冷漠,他的蝴蝶就是他的底线,大概是……谁欺负笼中之蝶谁就要凉,护妻×n,除了蝴蝶和原皮薇拉(原皮大哥的原因),其他一个求生者也不会放过

“就是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崽子欺负我的蝴蝶?”


狼人绅士:


笑面虎属性,因为可爱的狼耳朵和狼尾巴,所以很受女孩子欢迎,目前最大的烦恼是:怎样才能讨得致命温柔香的欢心?拍照和送香水配方似乎不错。

“致命温柔小姐,愿意与我共舞吗?”


原皮薇拉:


高傲,嗯实际上还有些傲娇,沉迷调制香水,很喜欢薰衣草,很关心自己的同体妹妹们,厌恶上流贵族的肮脏行径,与原皮约瑟夫经常一起欣赏薰衣草。

“约瑟夫,这株薰衣草似乎不错。”


笼中之蝶:


温柔似水,外柔内刚,与二姐珊瑚夫人关系不错,在亚兹拉尔面前会脸红,爱好是航海历险,当然前提是亚兹拉尔在的时候她才会感到真正的快乐。

“亚兹拉尔大人,没事的!他们没有欺负我!”


致命温柔:


冷冰冰的,是目前年龄最小的薇拉,但是却显得成熟稳重,对于狼人绅士的追求处于犹豫,因为她担心爱情会使自己的调香效率降低,但还是对他有感情。

“乐意之至,狼人先生。”


【摄香】如梦非梦(11)

#阿椰的文还有1200字左右,再等等QWQ#

#不会断更的#

纯白的大殿里,白衣的天使在她的实验室里调配着一些药品。


“龙须草加上回魂花……”


她随手拿起一旁紫色的花朵,放进绿色的奇怪液体里面搅拌,苦涩的气味顿时溢满了整个大殿。


此时,纯白的大殿里有一抹黑蓝色出现,在这

片纯白色中,混入了截然不同的颜色。


“哟,看来是有事求于我。” 白衣天使放下手中的忙活,转过身来看向约瑟夫,眼中有着疑惑。


“是的,黛儿,这件事情使我不得不有求于你。” 约瑟夫抬起头,黑宝石似的眸子充满了祈求,艾米丽摇摇头,满脸无奈:“好吧,那你记得给我多准备一些时间之叶,说吧,有什么事?”


“请求你,在我不在的时候,保护好蝴蝶夫人:薇拉•奈尔。” 语气斩钉截铁,他直视着艾米丽。


艾米丽故作思索,随后她瞥了一眼约瑟夫,白金色的双眼透露着光芒,嘴角不由得微微上扬:“啊,就说你去人间怎么这么久,原来是有喜欢的人了啊。”


约瑟夫尽量回避着艾米丽八卦的目光,嘴上却还硬着:“没有,之不过是普通朋友而已。”


光天使兼炽天使,因为其代表着温暖与光明,所以据说只要有她的祝福与眷顾,就可以给人带来好运。


也只能有这个办法了。


毕竟,他不过是……死亡天使而已。


死亡,又意味着什么?在人类的眼里,死亡是最可怕、最可憎的事物,也是不断地给人类带来灾难与厄运。


在她的身边只会拖累她。


他刚回到时间领域,正想通过时空裂缝回到大船上与她道别,在打开时空裂缝的下一秒却被一个屏障似的东西拦住。


“该死!”


他幻化出黑色的长剑猛地砍向屏障,但是不管他运用了多少的法力,发现屏障怎么的也打不破,他不仅握紧了拳头。


看来,与人类私交的事,被上头的人知道了。


把她托付给艾米丽果然是正确的选择。


大船上。


今天的天气很不好,乌云翻滚,像是随时就要迎来暴风雨,当然——就如同薇拉现在的心情也很不好。


昨天晚上,约瑟夫不见了,后来在梦里,她看见了一身白色衣服的女人走向她,并且告诉她:约瑟夫被上头的盯住,被锁在了时间的领域里。


怎么办……


她第一次感到了无助。


此时,时间的领域。


盲眼女皇手握权杖,身边跟着一黑一白的使者,踏入了这片萧然的地带。


“这是给你的惩罚。”


盲眼女皇缓缓睁开无神的眼睛,蓝色的双眼淡漠,面对着约瑟夫,荆棘组成的锁链环绕着他,使他动弹不得。


他咬咬牙,嘴角还是勉强扯出一丝冷笑,双眼却充斥着悲伤。


别了,薇拉。


(未完待续)